赤壁賦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,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。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。舉酒屬客,誦明月之詩,歌窈窕之章。少焉,月出東山之上,徘徊於斗牛之間。白露橫江,水光接天。縱一葦之所如,凌萬頃之茫然。浩西裝外套浩乎如馮虛御風,而不知其所止;飄飄乎如遺世獨立,羽化而登仙。 於是飲酒樂甚,扣舷而歌之。歌曰:「桂櫂兮蘭槳,擊空明兮泝流水。渺渺兮予懷,望美人兮天一方。」客有吹洞簫者,倚歌而和之,其聲嗚嗚然:ARMANI如怨、如慕、如泣、如訴;餘音嫋嫋,不絕如縷;舞幽壑之潛蛟,泣孤舟之嫠婦。 蘇子愀然,正襟危坐而問客曰:「何為其然也?」客曰:「『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(,繞樹三匝,無枝可依)』,此非曹孟德之詩乎?西望G2000夏口,東望武昌;山川相繆(繚),鬱乎蒼蒼。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?方其破荊州,下江凌,順流而東也,舳艫千里,旌旗蔽空,釃酒臨江,橫槊賦詩,固一世之雄也,而今安在哉?況吾與子,漁樵於江渚之上,侶魚蝦西服而友麋鹿;駕一葉之扁舟,舉匏樽以相屬;寄蜉蝣於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須臾,羨長江之無窮;挾飛仙以遨遊,抱明月而長終;知其不可乎驟得,託遺響於悲風。」 蘇子曰:「客亦知夫水與月乎?逝者如斯,結婚西裝而未嘗往也;盈虛者如彼,而卒莫消長也。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,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變者而觀之,則物與我皆無盡也。而又何羨乎?且夫天地之間,物各有主。茍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;惟江上之清風,結婚與山間之明月,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成色。取之無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,而吾與子之所共適。」 客喜而笑,洗盞更酌。肴核既盡,杯盤狼藉。相與枕藉乎舟中,不知東方之既白。 註:近日,感於人西裝生之苦短與無常,回朔,二、三十年之歲月,如彈指之間。瞻前,那敢貪求另一個二、三十年?人各有所主,舖陳各異,然均不可知於你我。雄心壯志本是好事,也是每個人該有的態度。但歇歇腳,欣賞山林花草,江河襯衫水澤,潛沉心志,可能會有另翻體悟也說不定。或甚至於走一條不是規劃中的路子,簡樸而行,心靈可能更加豐富,生活可能更為精彩。 此時,重讀『赤壁賦』,感受頗深,且內心激蕩不已,此其收獲之一。久未活動訂做禮服的腦袋,記憶越來越不靈光,以此活化細胞,是否有所助益,盼此為其收獲者二。(2008 3/16)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濾桶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電台訪問

oc50ocvs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